被“踢”出瑞幸后陆正耀“帝国”崩塌神州租车19亿港元卖身值吗

“陆正耀的‘神州系故事’,终于到了要完结的时刻。”

暴风眼中的瑞幸,在连续两次收到纳斯达克退市通知后,最终选择放弃挣扎,并在6月29日“如约”退市。这家曾以火箭般速度创下最快IPO纪录的公司,又戏剧性地成为了纳斯达克最快退市的中国公司,没撑过13个月。

神州租车对上汽到底是香饽饽,还是烫手山芋,没人能下定论。

从美国考察回来的陆正耀看到国内汽车市场的无限潜力,便参照美国汽车俱乐部AAA的商业模式,创办了UAA(联合汽车俱乐部),主攻汽车后市场。

而正当人们等待这桩收购瓜熟蒂落时,1个月后,上汽集团却半路杀出,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三个“意向买家”。

刚刚品尝完资本盛宴的陆正耀,也想在网约车市场分得一杯羹。于是同年,陆正耀决定依托神州租车的车辆,成立B2C模式的“神州专车”,杀入这场混战之中。

有了“弹药”后,陆正耀瞬间有了底气,当即就斥资6亿采购了6000辆新车,车队规模迅速扩大至万辆以上,2010年神州租车一举成为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

作为神州系中核心资产,神州租车开始筹划从“神州系”中剥离,但过程可谓是一波三折。

数据显示,上汽的意向收购价,较神州租车7月2日收市价溢价超过了20%。而在此之前,神州租车股价已有反弹。在两者的加权之下,上汽向神州租车支付超过12.4亿元,是北汽所付金额的1.5倍多。

而上汽能够“截和”北汽,与神州优车达成这笔交易,并不难理解。谁给的钱多,当然就卖给谁。

在这样的背景下,车企以自建、投资、合作以及收购的各种方式,冲进出行市场。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至今,至少已有20家车企在出行领域有所布局。

同年7月,神州租车获得华平资本2亿美金的大额融资,而主导此次融资的正是时任华平资本亚太区总裁的黎辉。神州系资本“铁三角”——陆正耀、刘二海、黎辉,也在此时开始成形。

2015年,国内汽车市场发生戏剧性变化。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合并,Uber也入局中国,网约车市场迎来了一轮高速扩张,竞争也变得愈发激烈。

2016年7月,神州优车正式挂牌新三板。陆正耀再次迎来高光时刻,而这次只用了不到2年。

7月5日,瑞幸在当日召开的股东特别大会中,投票通过了对陆正耀、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独立董事邵孝恒的董事罢免议案。

随后,神州优车继续在车领域深入布局。2018年10月,神州优车作为担保方,加入到宝沃汽车将67%股权转让给长盛兴业的交易中。直至去年3月,神州优车终于完成了对宝沃的直接控股。

“谁先转型谁先活。”

可以说,从神州租车、神州专车,到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再到宝沃汽车,陆正耀几乎打造出了一个完整闭环:宝沃汽车解决神州租车的上游车源问题;神州租车将所购车辆供神州专车使用;而神州买买车则明确了其二手车的去处;神州车闪贷则提供金融贷款服务。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汽车租赁行业龙头老大依然是神州租车,市场份额达到17%,比一嗨租车和首汽租车的总和还要多。而截至2019年底,神州租车车队总规模接近15万辆,进驻城市超过307个,网点布局超过1000家。

作为瑞幸背后的总操盘手,陆正耀本人也被“踢”出董事会。

一向自视甚高的陆正耀,自瑞幸自曝造假之后陷入重重困境,为了挽救瑞幸,一方面频频向外界致歉,另一方面多方筹措资金,不惜将神州租车摆上货架,最终被上汽集团出手“接盘”。

转型出行服务商,传统车企开启自救

2007年,神州租车正式成立,但两年的运营下来,租车业务负债累累。幸运的是,在2010年,时任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现任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的刘二海,为陆正耀带来了救命稻草—联想控股的12亿元投资。

但陆正耀并不满足于此。彼时,携程已经登陆纳斯达克完成IPO,酒店预订业务的整合模式成为携程当时的杀手锏。

另一方面,神州租车近年来多项业务萎靡,盈利能力下滑严重。2019年,神州租车净利润仅为3000万,同比暴跌近90%。

当然,神州租车也并非全无风险。

独角兽神州租车的诞生

2014年,神州租车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市值最高时达到472亿元。陆正耀迎来人生第一次高光时刻。

神州优车、神州租车、瑞幸咖啡、宝沃汽车,陆正耀的神州系帝国走向黄昏。

而在三天前,神州系“铁三角”合作攒的第一个资本局神州租车,也找到了新的买家上汽集团。上汽拟以19.02亿港元收购神州租车28.92%股份。

对于上汽入股神州租车的动作,资本市场也很看好。受此消息影响,上汽集团、神州租车连续三个交易日双双大涨。

到了2012年3月,神州租车车队规模已经达到2.9万辆,在全国拥有超过500家的门店与服务点,稳坐市场第一。据罗兰贝格统计,当时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是排名其后的8家租车公司车辆之和。

瑞幸爆雷的半个月后,神州租车主要股东之一Amber Gem(华平投资子公司)就与神州优车签订了买卖协议,计划分两批收购神州优车所持有的神州租车17%的股份。但在第一批收购完成后,双方就终止了协议。

7月2日,上汽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上汽香港拟以现金出资方式,收购神州优车及Amber Gem所持有的神州租车28.92%的股份,投资额约为17.3亿元。

瑞幸点燃导火索神州租车“卖身”一波三折

不到一年内,神州优车共完成四轮融资,先后引入华平投资、云峰投资、浦发银行等多家战略投资者,总融资额超过100亿元。

6月1日,神州租车等来第二个买家—北汽集团。神州优车和北汽集团签订了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北汽将收购神州租车21.26%的股份,投资额约为8亿元。

4月3日,瑞幸自暴财务造假,神州租车受此牵连,当日股价跌超70%,市值一度蒸发超46亿元。

也是从此时,陆正耀开始了重复神州租车的上市套路:抢占风口、巨额融资、烧钱扩张、急速IPO。

早在2017年,普华永道就指出,到2030年,中国、美国、欧洲出行服务市场将会达到1.4万亿美元(2017年为870亿美元)。届时,出行服务将为汽车行业贡献22%的收入和30%的利润,弥补车辆销售额的下降。

今年第一季度,状况更糟,净利润亏损达到1.88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则为3.90亿元。而疫情的冲击,更使神州租车“雪上加霜”。

而此次增持措施完成后,上述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合计持有该公司股份117.30万股。

2005年,中国汽车市场迎来大爆发,产销量均突破500万辆,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汽车市场。

光大证券认为,抛开财务数据的影响,从用户运营的角度出发,入股神州租车有利于提升上汽集团在C端租车领域的实力,同时补齐上汽的出行业务版图,带动享道出行品牌的快速发展。

一年后,陆正耀又创立神州专车的主体公司——神州优车。并将神州专车原有的相关资产、业务、债权债务及5家子公司100%的股权,全部置入其中。之后,又迅速开展了多轮彪悍的资本运作。

华夏出行党委书记、总经理岳殿伟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整车企业放弃转型出行行业就放弃了未来,出行服务是整车企业转型的必由之路,只有转型出行领域才能使得整车企业与消费者产生紧密联系,而不止是简单的一买一卖。”

神州的危机,起源于一场惊险的资本游戏。

一方面,神州租车因为高负债,融资压力一直很大。神州租车至今仍欠付有关贷款的未偿还本金总额1.68亿美元。2019年神州租车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67.15%,达到近三年来最高。

但这次瑞幸的突然爆雷,却让陆正耀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短时间内轰然倒塌。首当其冲的,便是神州租车。

在这种模式启发下,陆正耀将汽车售后服务产业链中的全部环节整合到一起,UAA转型成为神州租车。

那时,凭借4700万忠实会员,美国汽车俱乐部AAA整合了汽车服务商、专营店和救援机构,并将触角伸向金融、通信、房产等领域,一度成为业界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