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战疫新冠疫情侵袭全球世卫专家呼吁借鉴中国经验

(抗击新冠肺炎)全球战疫:新冠疫情侵袭全球 世卫专家呼吁借鉴中国经验

中新社北京3月11日电 (记者 刘旭)当地时间9日下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总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报告的8万例病例中,超过七成的患者已康复出院,这说明通过果断的早期行动,可以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防止感染。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资深流行病学家布鲁斯·艾尔沃德近日也多次公开肯定中国的抗疫努力和成效,呼吁其他国家和地区向中国学习防控经验。

艾尔沃德在采访中说,“确保民众了解这个病毒,确保公共卫生系统机制能与民众快速互动。确保公共卫生设施能够查询病例、锁定密切接触者并确保他们都处于监控中,这就是中国应对疫情90%的内容了。”

其中,美团和饿了么占据了市场近9成的份额,美团的市场占有率更是超过6成,是绝对是领头羊。

广东餐饮企业集体投诉美团

艾尔沃德说,“中国展现出的应对方式是,只要冷静下来,着手去系统地锁定病例,追踪接触者,就能够扭转疫情,缓和局面,防止更多的人生病和死亡。”

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此次疫情对餐饮行业的冲击又较大,加上餐饮企业此前可能一直认为外卖平台的佣金过高,就导致了联名投诉。

海底捞受消费者青睐的重要原因是服务好,消费体验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价格可以贵到离谱,其实,海底捞本来价格也不算便宜了。

道不道歉并不重要,关键是要继续提升品质,去哪里消费,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消费者自身。

突然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美团自己也觉得很憋屈,并作出了回应,称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

自救的方法有很多,譬如服务还可以更好,这不,涨价行不通了!现在海底捞道歉了。

外卖平台的佣金多少才算合理,很大程度是市场决定的,笔者没有发言权,但从消费者的角度,还是能说说自己的想法。

市场上外卖平台也不少,但知名平台只有三家,美团,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

西贝董事长也道歉了。

美团也很委屈,刚实现营收平衡的2019年,其第四季度每单利润不到2毛钱,如果说真是“暴利”的话,也不至于连续亏损5年。 美团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到20%之间,并不是市场说的基本上是20%,甚至很多超过20%。 平台的绝大部分收入用于平台建设和专业配送,也就是大部分收入给了外卖员以及维护和建设APP。

广东餐饮企业为何要集体投诉美团外卖平台?

这点上看还是不错的,不仅提供了众多的就业岗位,骑手如果勤快的话,收入还能不菲。

艾尔沃德本月早些时候接受了美国VOX新闻网采访,总结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经验。他特别提到,中国的卫生部门做好了快速检测和快速响应系统等相应的准备,扭转了疫情局面。

不过,这些餐饮企业又遇到了新的“麻烦”,他们认为外卖平台的佣金太高。

艾尔沃德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提到,“(中国)全社会都是这样。他们有一种强烈的意识,‘我们必须帮助武汉’而不是‘武汉让我们落到这种地步’。其他省份还派出了4万多名医疗工作者来支援重灾区湖北,其中许多人都是自愿的。”

尽管病毒的传播速度在中国已经得到了控制,但这场疫情远未过去。正如艾尔沃德在采访中所言,现在其他国家需要“改变思维”,进行准备规划和能力建设,并且迅速地采取这些措施。“你知道中国都做了哪些工作,而且知道这些措施已经产生的真实影响。这意味着——你的确能够改变这一疾病的走向。”(完)

广东某餐饮负责人称,一般的餐饮企业佣金在20%左右,优质,长期合作的客户佣金在16%左右,新开的餐饮店佣金则高达26%。

一般的餐饮外卖企业的利润大概为30%左右,如果联名函内容属实,也就是说,利润的一半以上给了外卖平台。

一般的商家又不可能像金拱门,星巴克,宅急送这样的大户,有自己的专门配送人员,基本上是选择空间不大,甚至是没得选。

关于平台的收入,APP维护和建设肯定需要成本,而骑手的工资肯定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艾尔沃德表示,在考察期间,中国所进行的全社会动员的方式令他印象深刻。不论考察组在酒店、车站、机场、还是其他任何场合,他们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展现出高度的应对疫情的热情、决心和责任感。

实际情况并不如说起来这么简单。

佣金到底是多少,到底谁说的是事实,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本月4日,艾尔沃德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也具体介绍了中国卫生部门高效使用CT机器和拭子检测帮助确诊病例。针对美国民众普遍关心的治疗费用问题,艾尔沃德也做了一番对比:中国政府明确表示测试是免费的。确诊患者的医疗保险满额后,国家会承担治疗费用。

美团说八成以上佣金在10%到20%之间,很多广东餐饮企业说佣金大部分在20%以上,只有优质的,长期合作伙伴才能享受16%左右的“优惠价”,这个相当于是各执一词。会不会是广东餐饮企业的佣金相对较高,其它地方相对降低,拉低了平价值,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大。

“我认为,最值得向中国学习的关键要素是速度,‘一切都与速度有关’”。艾尔沃德说,越快发现病例,进行隔离,追踪其密切接触者,就能够取得更多的成功。

关于第一点,抽取的佣金和每单利润其实与企业是否亏损其实并不是绝对的因果关系。

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外卖交易总额是3927亿元,交易笔数是87亿,外卖佣金收入为496.5亿,骑手成本为410.4亿,即美团外卖把佣金收入的超80%支付给了骑手。

美团回应的核心问题有以下几点:

艾尔沃德介绍说,中国还针对长期处方药的需求,将以往只能开1个月处方药的时长延期为3个月,以确保人们的用药。处方药可以进行网购,不需要预约医生。中国还针对受到疫情影响的民众建立了专门的药品运送系统。

商场上没有对错,只有利益。

是否涉及垄断,这需要由法律和专业的律师来判定。

1,餐饮企业认为抽成太高

佣金是不是过高,局外人无法评论,不过,如果费用过高的话,最终买单的既不会是外卖平台,也不是商家,只能是消费者。

餐饮企业和外卖平台掐架,孰是孰非?

为了自救,很多知名餐饮企业前不久纷纷涨价,譬如海底捞,西贝,喜茶等等,最近有消费者反应海底捞一片土豆1.5元,一碗米饭要7块。

佣金具体是多少,不得而知,但联名函里提到了最高佣金达26%。

可能有人会说,如果嫌佣金过高可以选择其他的外卖平台。

在艾尔沃德看来,“(中国人民)被动员起来,就像在战争中一样。他们真的认为自己站在第一线,这是在保卫中国其他地区乃至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