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监察机关紧盯问题线索查处涉腐涉伞案件25万起

纪检监察机关紧盯问题线索打伞破网 查处涉腐涉伞案件2.5万起

本报讯(记者 陆丽环)9月25日,记者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三次推进会上获悉,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紧盯问题线索,集中力量优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对没有打出“伞”或打“伞”不彻底的回溯核查、扩线深挖,持续深入推进“伞网清除”。自去年10月第二次推进会以来,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2.5万余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2.3万余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300余人。

今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收官之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聚焦重点案件靶向攻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明确工作任务、时限和要求,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结合本地实际和疫情防控形势作出具体部署,集中时间、力量,优先查处“涉腐涉伞”案件。

“这个名字意指一个人有远大抱负,我说不好它适不适合我。”他调侃道。

他强调,年轻人对一些事固执己见无可厚非,但重要的是,要对香港带给他们的机遇心怀感恩,更要推动香港继续前进。

以重点行业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为着力点,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紧盯治安秩序混乱重点地区、黑恶问题多发行业、基层建设薄弱环节,跟进监督、精准监督、全程监督,推动“伞网清除”。对整治过程中发现的公职人员日常履职不力,对行业乱象听之任之、失职失责以及贪污腐败等问题,依纪依法严肃查处。

汪伟诺说,香港警队中的所有外籍警察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香港当作自己的家。“因为都把香港当作家,外籍警察和本地警察其实没有区别。我们抱有共同的目标和承诺,就是要保护这个家的安好,照看生活在香港的人。”

对于“修例风波”中有大量青少年参与非法暴力活动,他表示,每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利,“但如果你希望自己的意见被认真对待,投掷汽油弹或当街向人射箭绝不是合适的表达方式”。

汪伟诺在香港出生,度过童年,眼见父亲作为香港警察执行各种任务,梦想着追随父亲的脚步。

尽管“修例风波”发生以来,香港警察备受别有用心者抹黑,遭到少数市民和外界误解,但在汪伟诺看来,让这支队伍获称“亚洲最佳”的特质从未改变。

2014年非法“占中”事件中,他是警队的主要指挥官之一,曾经在冲突现场被袭击头部,血流满面,由此获得了“爆头警司”的绰号。

由于特殊的历史,香港警队中一直有不少外籍警察。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后,不少外籍警察选择留下来继续效力。如今,仍在服役的外籍警察有数十名。

“香港警队还和以前一模一样,传统、规管、制度都没变。”他说,部分质疑香港警察的人可能受到部分媒体偏颇报道的影响,并不了解事实。

从警多年,汪伟诺任职过地面和海上不同警种的多个部队,包括巡逻小队、机动部队、冲锋队、小艇队等,执行过各种执法任务,也曾面临不同的危险和考验。

“香港历史上经历过很多挑战,但仍能继续前进。”汪伟诺说,他和同事将继续履行保护市民、维护法治的职责,让香港恢复原本的安定。

实际上,由于父亲也曾是香港警队一员,汪伟诺从小就有当警察的抱负。

在去年的“修例风波”中,时任香港警察机动部队校长的庄定贤,一身防暴装,在暴乱现场用英语大声指责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你在纵容暴力,你是立法会的耻辱!

在“修例风波”中,他看到前线同事在巨大压力下不分昼夜地维持治安,却备受责难;市民在这座原本是世界最安全稳定的城市里,连出门都担心安全。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心。

庄定贤,是一个有地道中国名字的英籍香港警察。

数十年来,香港警队凭借专业、文明、高效的执法,屡次被誉为“亚洲最佳”警务机构。

持续发挥案件治本作用。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了6起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产生了强大震慑作用。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通过通报典型案例、组织召开地区行业警示教育会议等方式加强思想和法纪教育,针对行业性、系统性问题,督促有关部门完善制度措施,加强廉政风险防控,截至8月底,共发送监察建议书7501件,持续追踪完成整改6267件。

美食荟萃、多元文化……这座被汪伟诺称为家的城市,有太多让他深爱的特质。“我想不出还有哪个地方像这里一样。”他说,“我希望未来很多年都一直待在这里。”

截至今年8月,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111起案件中,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3691人;2019年底已立案未查结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目前已基本清结。

香港警队中的警察们对这些外籍警察十分认可。特别是在去年的“修例风波”中,他们评价这些外国人捍卫香港时“专业勇敢,无惧无畏”。

实际上,对香港警队服务满意度的调查每年都在进行。2019年初,调查结果显示,市民和警方接触和沟通后,对警队服务的满意程度达84%。

汪伟诺一家与香港有着近百年缘分。他的祖父早在20世纪20年代就跟随商船从英国来到香港。日本占领香港期间,祖父被关押在赤柱集中营,在那里遇见他的祖母,才有了他的父亲。

据了解,为深入推进“伞网清除”行动,省级纪委监委将加强工作统筹,统一组织对未查深查透涉黑案件全面回溯深挖,发现可查性强的问题线索上提一级办理,对进展缓慢的案件采取有效措施推动攻坚。与此同时,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进一步深化协作配合,主动摸排线索、对接案情,协同配合公安机关深入研判、循线追查,进一步在办案力量、调查取证、强制措施等方面形成合力。此外,紧盯权力运行各个环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跟进监督、抓早抓小,对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违纪违法苗头性问题早警示、早纠正、早处理。

“我从未见过香港出现那样的情况,希望香港早日恢复原貌。”汪伟诺说。

成为香港警察后,汪伟诺自学了广东话。虽然谦称自己的广东话“麻麻地”(意为“一般般”),但他与同事日常交流常用广东话。

后来,他被送到英国读书。那10年间,每逢假期他都会回到香港。在他眼中,香港就是家。

庄定贤于2020年晋升为香港警务处助理处长,任职水警总区指挥官,他与同为英籍的陶辉都是香港警队中的高级职员。